白岩松对话高福:武汉流动人口510万,我们现在还拿不到准确的数据-资讯-知识分子

白岩松对话高福:武汉流动人口510万,我们现在还拿不到准确的数据

2020/01/24
导读
截止到去年的2019年12月31号,武汉的户籍人口是908万,但他流动人口是510万,我们现在还拿不到准确的。

Jietu20200124-120551


整理 | 杨朔


  


白岩松:你好,我知道你因为你又刚从武汉昨天回来,今天上午10点,武汉采取了非常严格这样的一种管控措施,从防控的角度来说,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高福:首先这样的管控措施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来做的,也就是当地政府在这样的特定条件下可以这样来管控。第二,因为现在我们看到的离开武汉的病例统统是从武汉来的,也就是说这些病例和武汉都有关系。那么我们这样的措施就是要把从武汉输出去的病例控制到零,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病例再向武汉以外的地方输出。这个非常重要,如果武汉这个传染源头得到了控制,那么全国其他地区可能就不会有新的病例的发生。


白岩松:高院士,你看,我们这来看一个数据,截止到去年的2019年12月31号,武汉的户籍人口是908万,但他流动人口是510万,我们现在还拿不到准确的,在过去用潜伏期14天算的话,究竟离开武汉、奔向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有多少人,那怎么去面对离开武汉的这么庞大的一个数字的人群,各地应该怎么办?


高福:大家知道其实现在的大数据可以帮助我们把这些人是可以找到的。那么对于任何一个人,大家别忘了,自己每一个人是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如果您曾去过武汉,您曾经和武汉来的人有过接触,那么为了您自己的健康,您最好居家隔离,也就是说如果您来自武汉,过去是武汉回来的,你还没有出现任何跟这个疾病相关的症状,你居家隔离,多饮水,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居家隔离,同时要求一定要自己注意自己有没有会出现发烧或者其他的异样,如果有要向当地疾控部门、卫生部门打电话,告诉你出现的这样的情况,你是从武汉回来的,或者跟武汉有关系,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1/1j/zsfz1579838811.8274442.jpg


白岩松:希望所有离开武汉的人都是依法,然后同时又有很高的这种文明道德那种程度,但是不排除会有其他有一些个别的人可能不太遵守,但请注意法律会去管的。但另一方面对于全国各地,他可能不知道身边谁是从武汉回来的人,其他的人应该怎么更好的去保护自己,在目前这个阶段?


高福:那么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就倡导一个叫做口罩文化,本来冬天就有各种传染病,包括流感,包括其他一些呼吸道疾病,所以大家出行要戴口罩,然后减少不必要的聚会或者相关的集结的工作,大家最好一些自己必须做的一些集体活动,尽量减少这些集体活动,这点非常非常重要。


y/ma/zsfz1579838833.3616728.jpg


白岩松:高福院士,你看今天凌峰医生也给我们发来了武汉一线医生的这种信息,他说现在武汉发热病人数量非常多,无法得到及时的收治,收治的病人没法进行及时的病原检测,导致交叉感染可能存在。那好了,我们的试剂盒,检测试剂盒可不可以迅速的更多地下沉到基层?


高福:这个没有问题,大家知道这次疫情发生以后,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代表的一些机构,我们很快把病源锁定,一旦锁定了病源,中国多年来对科技和公共卫生的投入,保障很快就能拿到这样的试剂盒,现在试剂盒有,所以也请凌峰教授也是我的老朋友转告,请大家放心,这样的试剂盒一定没问题,保障数量也一定能够下沉到基层。但是由于它是一个新发现的病因,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生物安全,我们也有计划对使用这些试剂盒的同志进行培训,谢谢。


白岩松:跟上次17年前的SARS相比较,我们这次是否可以大范围的去下降致死率?


高福:岩松,我们有常言说得好,吃一堑长一智。尽管这次这个病毒我们会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它的认知逐渐的增强,可能有它特殊的地方,但是SARS给我们积累的经验也给我们吸取了教训,我坚信这一点,所以一定会比SARS的致死率各方面的情况要会好。但是现在看到这个情况,我还是像刚才跟您讲的第一点,每一个人一定要注意,最好不要感染。在如果说有的同志感染了,我相信现在17年之前和17年之后的这种医疗措施、医疗手段大不一样,所以这一点大家应该有信心。


白岩松: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可能稍微有点跳离,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包括您在内的很多专家都呼吁人们,尤其马上又要过年了,不要吃野生动物,这背后跟这次疫情的关系是什么?


高福:岩松,您提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有一个过程,我们过去的知识,过去的科学发现,人类集体智慧的结晶告诉我们,许多大的像这样的病毒,包括埃博拉,包括寨卡都是动物源性的,都是从动物来的。这首先是过去的知识告诉我们的。第二,我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发生疫情以后很快就找到了源头,在华南海鲜市场它叫海鲜,实际上他有非法经营的野生动物。我们从非法经营野生动物的摊位,通过环境样本的监测,找到了病毒的基因组,找到了病毒,我们既然能从这个环境样本里边分离到了病毒,也就是说病毒不光是在感染人的体内看到了,在销售就是非法销售野生动物的这些摊位也分离到了病毒,这应该说是证据确凿,已经逃不过去了。所以我们就说一定要号召大家,这是可能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第1个阶段野生动物它到人,这个时候是必须有大剂量的病毒,从动物或者动物环境到人;接下来是非常有限的人到人,这个病毒,环境,人体呀,各方面综合适应了人体,有限的人传人。那么发展到今天这个时候,已经我们看到了它非常可以感染人,而是人传人,这就是我们倡导大家还是要远离野生动物,不要去吃野味,非常清晰的。这个源头就是野生动物。当然了我们现在也有局限性,因为这个市场很快关了,我们并没有找到具体是哪个野生动物,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因为那个地方我们知道它销售野生动物,那个环境都有,所以应该是没问题的。


白岩松:接下来还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您昨天在武汉,你在武汉看到的整个防控的情况,有哪些是你担心的,你提出的提醒要改变的是什么?


高福:我其实昨天不在,我是前两天在武汉,当时我们就感觉到,第一看到武汉普通民众戴口罩的很少,一开始我给大家讲口罩文化,在这个疫区大家一定要戴口罩,这一点非常重要。第2个我也看到一些报道,还有同志们搞各种各样的大型聚会,这都是让我们非常担心的。然后不管是火车还是飞机厂,还会看到好多人的集结。这三条都是令我非常担心的,因为传染病它主要考虑的是群体,从一个传染源可以传播到好多正常人,这一点是我非常担心的,所以民众一定要有自我保护意识。其实你在保护自己的过程中保护了大家,你为了能够大家保护好,也一定要戴口罩,包括我们出行要进行勤洗手、消毒,这些措施都应该跟上。


白岩松:另外最后一个问题,大家非常希望拥有某种判断,如果从1月20号开始,突然大家就会感觉到这几天病例增加非常迅速,我们现在处在哪个阶段?


高福: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如果我们按照MERS来看,像以MERS来为代表的,他就一直没有发生很大,所以很快能够控制。如果你从 SARS来看,SARS起来以后也发展的也比较快,但是上升也比较快,那么今天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如果我们做出判断,刚才已经提了,已经走过了三个阶段,动物到人,有限的人到人,现在在人际间传播,但是我相信因为现在民众警觉了,我们对武汉也采取了这么强制性的措施,现在关键的防护结点在全国,全国其他地区,如果民众能够意识到大家比如说正好过春节不要聚会,最好是居家休息,居家大家一起生活,这样就能够很好的防护,然后出门戴上口罩,还是我特别强调口罩文化非常重要,如果大家众志成城,我们大家一起,目前我们应该说把这个病还是控制在武汉,在全国有些武汉的输出病例,但是在全国把它遏制住,岩松,大概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情况。


白岩松:非常感谢高福院士带给我们的非常详尽的解释,这是过年前也给我们吃了一个定心丸,也提供了很好的建议,谢谢您,您自己也要保重,给您拜年。其实我要加一个细节,高福院士今天一天就是在接受我们连线之前十几分钟,刚吃了这一天的第一口饭,刚才说到了,全国政协原著名的医学专家凌峰。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