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重大专项发论文的高中生:假论文少了,假研究多了起来-资讯-知识分子

通过重大专项发论文的高中生:假论文少了,假研究多了起来

2020/09/08
导读
公示制度有助于招生的公平与透明

对绝大多数的高中生来说,常规的高考是实现自己大学梦的唯一途径,图片来自chinadaily.com.cn

 

撰文 | 莽   原

责编 | 叶水送


●         ●         


“高中组才是重灾区,高中 ‘省一’ 及以上名次可以自主招生保送,这里面的确存在大量国家科研课题的痕迹,一查一大片。”
 
这是此前 “知识分子” 公众号上对小学生研究 “喝茶抗癌” 获奖遭质疑的报道《李红良为什么又被质疑?》一文下一位中学老师的评论,其获得点赞1205个。

 


1


高中生写论文:假论文少了,假研究多了起来


7月20日,针对近日频繁爆出的疑似他人代劳参赛情况,教育部 “火线” 印发通知强调严禁将各类竞赛获奖情况作为基础教育与高中阶段入学加分依据 [1]
 
近年来,无论是在已取消的自主招生中,还是逐渐成为主流的综合评价录取中(见《后自主招生时代:综评录取悄然崛起》),科创奖项与科研经历的重要性都变得不言而喻——它能够在整齐划一的 “唯分数” 录取中帮助考生撕开一个口子。
 
这个 “口子” 中的优惠力度显然是巨大的,从曾经可高达 “直降一本线” 的自主招生降分幅度,到如今可占录取成绩30%的面试评分 [2],本是为特殊人才铺的一条路,已然令几乎每个瞄准最高水平院校的学生与家长都趋之若鹜。一群高中生就此开始了试卷之外做科研、发论文的 “厮杀” 之路,乱象也如期而至了。
 
2018年8月,《知识分子》曾刊文揭露多所顶尖高中学生论文涉嫌造假,并在自主招生中获利,当中绝大多数的案例为论文内容的抄袭拼凑(见文末阅读原文《九省市高中名校学生论文涉嫌造假,或涉自主招生黑幕》)。2018年年底,教育部关于自主招生的新要求,要求自主招生不得简单以论文、专利、中介机构举办的竞赛(活动)等作为报考条件和初审通过依据[3]

今年1月,教育部取消了自主招生,推出了强基计划[4]
 
时隔两年,笔者发现高中生灌水假论文的荒唐现象越来越少见,当年所列举最后一个案例的联合领域内专家署名、获得第一作者身份的模式却呈愈演愈烈之势。这类论文往往具有一定学术价值,以高中生的认知虽很难实际完成其中的研究,却足以讲清其原理、甚至应付答辩,很容易掩人耳目。
 
近日,虽不乏有疑似家长或他人代劳论文的事件被爆出,但大多案例都来自 “学二代”,合作高校中公开的教职工名单为人们寻找同姓氏的父辈提供了线索。
 
而那些依靠具有较高社会地位的父母而获得学界乃至代劳论文的例子,则隐藏在了更隐秘的角落。
 
“有些参赛项目的水平都很高,做得也很完美,但这当中有多少是选手自己完成的,从表面看不好分辨。” 早在2006年,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评委冼伟光、方道曾等就曾这样评价道 [5]
 
幸运的是,近年来各级招生活动中自主招生与加分照顾材料公示制度的建立,让人们得以瞥见一些创新项目的背后。如下,我们列举三个较为典型的、高中生使用国家科研基金,涉嫌学术不端的案例。
 
成都某中学:气隙对表面贴装功率电感直流叠加及频率特性的影响

自主招生的学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2018年9月,2001年出生的尹同学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磁性材料及器件》上发表上述题目的论文,该项研究使用了四川省科技计划-重大科技专项基金,合作单位为电子科技大学材料与能源学院。
 
摘要显示,该论文的主要内容是利用仿真软件 Ansoft Maxwell 研究气隙对表面贴装功率电感的影响,他们发现:增大一侧的气隙长度,可降低功率电感直流叠加特性的衰减幅度。
 
可以看出,进行这项研究对学生有着较高的门槛,不仅需要其对表面贴装功率电感这一专业的器件及其电磁学、材料学原理有所了解,还需要能够熟练使用专业仿真软件 Ansoft Maxwell。
 

尹同学以第一作者发论文,截图自万方数据

 

截图自尹同学论文内页对实验与仿真部分的描述

 
那么,尹同学从学习理论到完成这项研究历时多久?根据成都某中学官网上公示的尹同学自述以及电子科技大学教授余忠的推荐信推测,其从学习该领域专业知识到完成本项研究,用时仅为2018年7月一个月。2018年8月,尹同学未继续在电子科大进行暑期科研,而是前往上海进行金融研习。
 
在余忠教授这封给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推荐信中,其称赞其已能够在原有体系上 “有所创新”。
 

余忠为尹同学撰写的推荐信

 

2018年8月,尹同学前往上海进行金融研习

 
针对这项研究,笔者联系了国内某大学电子材料研究专家,其谨慎地表示 “这个研究对于中学生还是超纲了,除非是万里挑一的神童,并且早早进行了实验室训练,非常早熟才有可能。” 他同时表示不支持中学生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同学们还是应该做和自己兴趣相符的,通过实践增加对科学研究的认知程度。
 
那么,尹同学会不会就是该专家口中 “万里挑一” 的神童呢?根据成都七中万达学校公示的该生高中成绩单来看,自高一下学期开始,直至报名自主招生前的二模考试,物理一直是尹同学最为薄弱的一科,最后一次考试中在该校339名考生中排名199。

 

http://www.7zwd.com/html/xuexiaodongtai/xiaoyuangonggao/3706.html 

 
在这篇论文中指导尹同学、并撰写了热情洋溢的推荐信的余忠教授是一名成就斐然的学者,系电子科技大学先进磁性材料及器件团队负责人。如果尹同学并未在平时显露出明显的对电磁及电子领域的天赋,她是如何获得进入余教授团队接受指导,并使用科研经费、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的机会呢?
 
据自主招生公示信息显示,尹同学的父母并非科研工作者。其父亲为四川省某大型民营企业职员,其母亲则为某大型制药企业四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尹同学一家如何(是否)与电子科技大学余忠老师相识尚不得而知,亦无公开信息显示尹同学是否通过了其所申请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主招生审核。

北京某大学附属中学:航海远程医学通信建设模式探索
录取的学校:不详


2019年,就读高二年级的吴某同学以第一作者及通讯作者身份向《中国数字医学》杂志投稿并发表了上述题目的论文,其使用的基金为国家重大专项课题资助(编号:2013ZX03006001),合作单位包括北京邮电大学与某后勤保障部信息中心。

 

论文信息,截图:万方数据

 

论文内页英文介绍显示通讯作者地址为人大附中


截图自论文内页

 
根据军事医学科学院卫生勤务与医学情报研究所发表的另一篇使用了该基金的论文显示,这一基金项目为 “基于宽带无线网络的军民融合远程医疗紧急救治公共服务平台关键技术研究与验证”。
 
由于本文第二作者所在的北京邮电大学网站已经关闭,笔者只能查询到同样具有保密资质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涉密人员管理规定》,其第十一条显示,各类学生原则上不被允许参加涉及国家秘密的科研工作,本科生严禁参与涉及国家秘密的科研、生产工作。
 
吴同学是如何以高中生身份参与到这项军民融合项目中的尚未可知。

 

来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事处 http://rsc.buaa.edu.cn/info/1446/4452.htm 

 
如果吴同学能够通过北京邮电大学参加到这项军民融合研究中,全国其他优秀的高中生又是否也有资格申请参与?
 
2017年,某高校附属中学享受照顾加分和优先录取考生名单显示,吴同学曾以现役军人子女的身份获得加分,其父亲的工作单位正是吴同学论文的合作单位之一。
 
2020年2月,《关于严格军地交往有关纪律规定的通知》指出,十三个 “严禁” 纪律规定中的第十二条为“严禁利用军地协作关系中职务影响和人脉资源为个人办私事、谋私利 [6]。”

目前,笔者并未查到吴同学被哪所高校录取。

 

山东某实验中学:农作物秸秆热解炭化锅炉的改进

通过自主招生录取的学校:南昌大学


2016年11月,正在上高二年级的孙同学以第一作者身份向《山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投稿并发表了上述题目的论文,使用基金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1372166)、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合作单位为山东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

 


阅读内文,笔者发现该论文使用了众多热力学专业知识与模拟软件,与本文第二作者山东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副教授雷某的教育背景及研究方向匹配,可以看出孙同学应当是经过了雷某的指导,并在其实验室完成了该项研究。
 
孙同学的论文内文

 

山东大学官网对雷丽教授的介绍, 来源:https://www.epe.sdu.edu.cn/info/1022/7472.htm 

 
令人不解的是,本篇论文通讯作者并非雷丽教授,而是姓氏与孙同学名字第二个字相同的山东高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阮惠葵,齐鲁晚报的一则报道显示2019年时其职务为山东高速股份有限公司通讯员。

 

论文内页截图

 

来源:http://suo.im/5Jka9k 

 
为何一名与热动力学完全无关的高速企业通讯员可以作为一篇如此专业论文的通信作者?阮惠葵在研究中有何具体贡献?刊登这篇论文的《山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对通讯作者又有何要求,如何认定?
 
尽管该刊官网对这些问题并没有解答,但2019年其编辑部编审郝秀清曾在《传播与版权》上发表论文《把好科技论文通信作者署名质量关》 [7],强调通信作者的署名是一个严肃的法律问题,而如今却由于其在我国职称评定中的特殊地位而乱象丛生。
 
在文中,她表示绝大多数期刊都认可 “通信作者应起到对外通信联络和对论文负全责的功能”,并呼吁各刊编辑部加强对通信作者身份的核实,明确各位作者的贡献并随文刊出,以接受大家的监督。
 
耐人寻味的是,郝秀清正是孙同学这篇论文的编辑。

 

来源:论文内页截图

 
根据西南大学官方网站信息,孙同学于2017年通过了该校的自主招生资格审核,但南昌大学官方网站新闻显示当年孙同学最终进入了该校玛丽女王学院,其父还作为新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发言。可以让女儿使用省内最顶尖学府教授的科研基金、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而该教授甚至不作为通讯作者署名,本人又可以在一所每年招收本科生近万人的211高校家长中脱颖而出发言,孙守亮先生究竟是何许人也难免令人好奇。一番查询后,笔者确认孙同学的父亲系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
 
远赴江西读大学的孙同学并没有就此脱离和与山东大学的联系。2019年,在南昌大学玛丽女王学院临床医学(生物医学)本科双学位项目读大二的孙同学以第一作者身份在《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长期亚麻醉剂量氯胺酮对青少年期食蟹猴前额叶和海马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水平的影响》的论文,使用项目基金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1371036)与香港禁毒署基金,合作院校包括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山东大学基础医学院与香港中文大学。

 


相比高中发表的锅炉改进论文,孙同学的这项研究虽然篇幅仍然只有不到三页,所耗费的时间与物质成本却宏大得多。
 
根据论文内页显示,该研究于2018年11月被投稿,实验时间长达六个月,动物饲养在济南弘历动物中心,期间远在南昌的孙同学多大程度参与了该研究。而即使以实验完成后当天便撰写完成论文、投稿来测算,研究初始时孙同学也仍只是一名大一学生,其是否已考取《实验动物从业人员上岗证》并能够进行灵长类动物开颅取脑、脑组织切片、电泳、孵育等操作存疑。
 

论文内页显示该研究实验操作复杂

 
另一方面,对于一项外校大一学生的研究而言,山东大学在项目上的投入不可谓不菲。首先,食蟹猴是一种较为昂贵的实验动物,根据2019年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与广州奥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一份采购合同显示,其购买的与本试验应用相同规格的3-4周岁雄性食蟹猴价格为每只2万元人民币(包含运输费)。按这一成本核算,孙同学的这些研究仅在实验动物上便可能花去近72万元人民币。
 

来源:中国政府采购网http://suo.im/5uYFFE

 
而该项目所研究的药物氯胺酮虽不昂贵,却极为难得。2005年,作为毒品 “K粉” 的主要成分,氯胺酮及其盐或抑制剂被当时的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列为 “第一类精神药品” 管理,由少量定点企业根据国家药监部门确定的当年需求总量生产 [8]。通过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上查询发现,目前该药物仍为 “第一类精神药物”。

 

来源: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http://suo.im/6lCdv8

 
值得注意的是,本文第二作者王力曾在2011年以类似的课题撰写其在山东大学医学心理学专业的硕士论文,而是时王力的导师正是本文通讯作者山东大学基础医学院医学心理学与伦理学系教授、系主任潘芳。进一步查询后,笔者发现潘芳教授还有至少四名学生围绕着长期低剂量使用氯胺酮对食蟹猴大脑影响这一主题撰写了硕士与博士学位论文,但时间都在2011-2013年期间。孙同学的论文与这些六七年前的研究成果有何关系?工作繁忙的齐鲁医院手术室主管护师王力又因何在毕业八年后重新与导师联手帮助一名外校本科生进行研究?

 



2


公示制度有杀伤力,加强监督还需进一步规范
 
“发现以后,我们下不了手,不忍心这些孩子年纪这么轻,就背上了不太诚信的牌子。” “明天小小科学家” 活动名誉顾问、创始者韦钰院士2012年在谈起竞赛中“极个别”学生造假的情况时如是说道。
 
近两年,笔者在揭露高中生自主招生论文造假时心情也五味杂陈,不忍看到那些论文由家长操盘发表,自身可能完全不知情的学生因此受到前途上的影响。然而,反过头来思考,究竟为什么每次在教育领域出台一些为特殊情况 “开口子” 的政策,就几乎注定演变为众生群魔乱舞的结局?
 
从合作高校教授、高中辅导老师到期刊审稿编辑、自主招生评审乃至基金委审计人员,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不,警告家长和学生,在有限范围内让他们为自己的不端行为付出代价,都不会轮到公众舆论监督这一步。
 
对于占绝大多数,没有条件进行科研造假的考生而言,他们在一个链条崩坏后“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中所承受的代价和痛苦则更苦涩、更隐秘。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来,一系列政策变化中应当肯定的是公示制度的强力推广。没有自主招生材料和加分照顾的公示,笔者和大众都将对以上这些可疑的研究束手无策。即便公示制度面向的是最后一环的舆论监督,但它令造假者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却足以起到极大的震慑作用。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现行 “综合评价录取” 和 “强基计划” 申报材料公示制度还有待细化和完善。两种特殊招生计划虽然都强调完善部、省、校三级的信息公开公示,但对于公开范围和公示时间却缺乏具体要求。这就导致现实中不同学校甚至同一班级不同学生公示材料内容的截然不同。在有的地方,如湖南师大附中,公示材料范围过宽,诸如学生身份证号、家庭详细住址和手机号的信息均公开于官网上,可能对学生人身、财产安全造成威胁。在成都七中万达学校和绵阳中学实验学校,公示范围似乎又完全是学生自己决定的,有的同学只摆了几张奖状照片上去,有的则详细到父母联系方式。建议相关政府部门为公示范围制定详细标准,以此最大限度保护学生隐私的同时,又能够让舆论监督真正发挥其作用。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本文意图借此三个例子揭示学术界之外高招科研不端的普遍,同时显示公示制度的重要作用,也希望此文能够对上述链条中每个责任人与动歪脑筋的家长给予警示。

参考链接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2020). 教育部要求进一步加强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工作. http://www.moe.gov.cn/jyb_xwfb/gzdt_gzdt/s5987/202007/t20200720_473906.html 

[2] 复旦大学.(2019). 复旦大学2019年上海市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招生简章. 复旦大学招生网. http://www.ao.fudan.edu.cn/index!list.html?sideNav=302&ccid=10183&topNav=282

[3]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2018).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9年高校自主招生工作的通知

http://www.moe.gov.cn/srcsite/A15/s7063/201901/t20190104_365994.html

[4]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2020). 教育部关于在部分高校开展基础学科招生 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

http://www.moe.gov.cn/srcsite/A15/moe_776/s3258/202001/t20200115_415589.html

[5] 人民日报. (2006). 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揭晓 评委:是选手自己完成的?. https://learning.sohu.com/20060809/n244707883.shtml 
[6] 解放军报.(2020). 中央军委三部门印发通知 明确军地交往“13个严禁”.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官网. http://www.mod.gov.cn/topnews/2020-02/10/content_4860056.htm 
[7] 郝秀清.把好科技论文通信作者署名质量关[J].传播与版权,2019(07):68-70.
[8] 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2016修改)
 

 制版编辑 | 皮皮鱼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科学新媒体“知识分子”编辑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