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流感或抑制新冠传播?文献核查的重要性再强调也不为过 | 商周专栏-深度-知识分子

秋冬流感或抑制新冠传播?文献核查的重要性再强调也不为过 | 商周专栏

2020/08/26
导读
到目前为止,没有科学证据表明流感病毒感染能降低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

pixabay.com



- 编者按 -

最近,“秋冬季流感或将抑制新冠病毒传播”?一广为传播的中文报道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这是真的吗?通过查阅文献,我们发现基于目前的证据,这一论断可能是错的。《知识分子》在8月25日发表了这一文献溯源的过程。

遗憾的是,我们通过查阅文献找到了相关的英文论文,却没有反过来核实中文报道的来源,造成错误。具体来说,这一中文报道被新浪科技转载,显示是澎湃新闻发表,因此我们认为这篇文章是澎湃新闻原创。实际上,这篇文章是澎湃新闻转载自科技日报,只是新浪科技在转载时,链接的是澎湃新闻网站,而非科技日报。为避免造成进一步的影响,我们昨日删除了该文。我们为自己的疏忽向读者朋友致歉。

这再次提醒我们核查原始文献的重要性



撰文 | 商   周

责编 | 陈晓雪

 
●         ●         

最近在新浪网上无意中看到一则科学新闻:“斯坦福大学最新发现:秋冬季流感或将抑制新冠病毒传播”,醒目的标题引起了我的关注。
 
这篇文章显示来自澎湃新闻,打开相关链接发现是澎湃新闻转载自科技日报(我们姑且称之为“中文报道”)。开头部分称:


“美国《科学》期刊网页近日发表文章显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在调查研究中初步发现季节性呼吸道病毒与新冠病毒之间存在相互影响关系,感染季流感病毒的出现或将抑制新冠病毒的传播,从而缓解疫情。”


接下来,文章做了进一步的介绍,谁用什么方法做了怎样的研究:

“自今年三月,该科学家团队在北加利福尼亚州多地提取了1217名有症候的新冠肺炎或其他呼吸性疾病患者的鼻咽拭子样本,并利用提取样本进行聚合酶链式反应(PCR),对新冠病毒及包括甲型流感病毒、乙型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体病毒等其他呼吸道病原体的携带情况进行了分析研究。 ”


再介绍研究结果:


“调查中,专家在控制单一变量的条件下获得相关数据。在115名新冠肺炎患者中,23名体内检测出至少一种其他病原体,折合占比20.0%,相较之下,在1091名非新冠肺炎患者中,有292名体内检测出至少一种其他病原体,折合占比26.8%。反之,在315名其他病毒患者中,有23名同时患有新冠肺炎,折合占比7.3%,相较之下,在891名非其他病毒患者中,有92名患有新冠肺炎,折合占比10.3%。同时,科学家还发现多种病毒共同感染的情况与年龄没有必然关系。”


最后对这一结果进行总结和解读:


“基于研究结果,尽管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与其他呼吸道病原体之间存在相互抑制关系,对人类或有‘保护效果’,但也表明新冠病毒与其他呼吸道病毒共同感染的比例高于此前报道,且同时携带两种病毒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值得警惕与关注。”


这则新闻得到了广泛的传播,除了新浪网外,网易、搜狐、腾讯、科学网、微博、中国网等多家媒体均有转载(见下图)

各家媒体转载情况

 
这篇 “中文报道” 给读者一个这样的印象:新冠病毒和其他呼吸道病毒之间存在相互抑制的关系,所以感染其他呼吸道病毒或许能保护人不受新冠病毒的感染。

直觉告诉我其中的论断可能有问题:从文中给出的数据来看,各组之间的差异应该并不显著,也就是说里面描述的 “相互抑制关系” 很可能并不成立。

为了进一步验证,我登陆了Science杂志的网站去查询那篇由斯坦福大学科学家发表的关于新冠的论文。“中文报道” 并没有给出那篇学术论文的链接,也没有提及科学家的名字,只说是Science网页近日发表的文章。但当我仔细逐条查看Science近期发表的关于新冠研究的论文后,却没有发现那项来自斯坦福大学学者的研究。

我唯一能找到和这个话题有点相关的,是一篇非研究论文的新闻报道:“新冠肺炎将如何影响即将到来的流感季?科学家在努力寻找线索”(见下图,以下简称“Science文”)[1],作者并非来自斯坦福大学,而是Science的全职作者。
 

Science》文章截图

 
为了防止漏查,我又仔细查看了一下近期发在 Science 各个子刊的关于新冠的论文,还是没有找到斯坦福大学的那篇研究。

于是我再回到那篇 “Science 文”,仔细读了一下。在这篇主题是讨论新冠肺炎对北半球即将到来的流感季的影响的文章里,作者的确提到了斯坦福大学学者的一项研究。顺着文中给出的链接,我找到了那篇原始论文。

论文并不是近期发表在Science上,而是4月份发表在JAMA杂志上(见下图,以下简称“JAMA 文”)[2] 
 

发表在JAMA杂志上的原论文


那么,这篇4月份就发表了的 “JAMA 文” 做出了哪些发现,是不是真的发现了流感或能抑制新冠病毒感染呢?

先看研究人员都做了些什么。

在这篇 “JAMA 文” 里,研究人员的目的是调查新冠病毒和其他呼吸道病原体的共感染(两个或多个病原体同时感染一个病人)情况,从而探讨呼吸道病原体之间的相互作用。研究人员在北加州收集了1206名有呼吸道症状(发烧、咳漱、呼吸困难)的病人的1217份标本,然后用PCR的方法检测了其中新冠病毒和其他呼吸道疾病的病原体(包括甲型/乙型流感,呼吸道合胞病毒,非 SARS-CoV-2 冠状病毒,腺病毒,副流感病毒,人间质肺病毒,鼻病毒/肠病毒,衣原体肺炎和肺炎支原体)的存在情况。

再看他们发现了什么。

首先,在1206名有症状的病人里,有115人是新冠病毒阳性,315名是其他呼吸道病原体阳性。

这很正常,不是所有有症状的病人里都能检测到病原体。一是因为检测的病原体的数量有限,二是有些症状并不是病原体引起的。

接下来,他们从两个方面研究了新冠病毒和其他病原体的共感染情况。

一方面,在115名新冠病毒阳性的病人中,23名(20%)体内检测出至少一种另外的病原体,也就是说新冠病人里有20%存在新冠病毒和其他病原体共感染的现象;而在1091名新冠病毒阴性的病人中,有292名(26.8%)体内检测出至少一种其他病原体。值得注意的是,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并不显著(卡方检验,P=0.116,P值需要小于0.05才被认为有统计学上的差异)

这一结果说明:是否感染新冠病毒对其他病原体的感染并没有显著影响。

另一方面,在315名其他病原体阳性的病人中,有23名(7.3%)同时是新冠病毒阳性;而在891名其他病原体阴性的病人中,有92名(10.3%)是新冠病毒阳性。同样,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也不显著(卡方检验的P值为0.116)

这一结果说明:是否感染其他病原体也并不显著影响新冠病毒的感染。

也就是说,通过以上两方面的分析可以得到一个这样的结论:总体而言,新冠病毒和其他呼吸道病原体在感染上并没有显著的相互作用。

具体到流感和新冠病毒的相互关系,这篇文章里也提供了数据:在116份新冠病毒阳性标本里,有1份(0.9%)是流感病毒(包括甲型和乙型)阳性;而在1101份新冠病毒阴性标本里,有37份(3.3%)份是流感病毒阳性。虽然0.9%和3.3% 看上去差了两倍多,但这一差异也不显著(Fisher 精确检验,P=0.253)

总之,这篇文章的结论就像 “JAMA 文” 作者在文章里总结的那样:


“在感染有其他病原体和没有感染其他病原体的两组病人里,新冠病毒的感染比例没有显著的差异。其他病原体感染并不能确保我们不受新冠病毒的感染。”


既然 “JAMA 文” 文里作者已经明确地给出了结果的总结,那么 “中文报道” 为什么缺偏偏给出 “流感或能帮助抵抗新冠病毒的感染” 这一解读呢?

答案可能就在那篇 “Science 文” 里,因为这篇文章里有一段这样的话:


“流感病毒和其他呼吸道病毒的共感染情况比较少见,Nickbakhsh(一位流行病学家)说,而且她的研究团队发现流感病毒在和其他呼吸道病毒的作用里能起到保护作用。比如,据Nickbakhsh在2019年发表的研究报道,人在被流感病毒感染之后,再被鼻病毒(导致感冒的主要病毒)感染的概率看来就降低了,其中的机制还不明确。”


看到这里我大致明白了 “澎拜文” 的思路,于是进一步去阅读了 Nickbakhsh 在2019年发表的论文原文。在这篇文章发表在 PNAS (以下简称 “ PNAS 文”)[3] 的文章里,作者利用流行病学的方法探讨不同呼吸道病毒之间的关系。
 
“PNAS文”标题和主要结果截图
 
他们发现甲型流感病毒和鼻病毒呈负相关(即人群里如果流感病毒感染率高,那么其中鼻病毒的感染率就低)。但同样在这项研究里,有些病毒之间的关系是呈正相关(即人群里如果一种病毒感染率高,那么另一种病毒的感染率就也高),比如腺病毒和副流感病毒。

所以,这篇 “PNAS 文” 只是从流行病学上做了一些分析,它发现了一些病毒间的相互作用的证据,而且这些作用可能是彼此促进,也可能是相互抑制。但这些相互作用还没有在实验里得到证明,其中的原理就更是不清楚。

就在从 “中文报道” 到 “Science 文”,从“Science文”再到“JAMA文”,再从 “JAMA 文” 回到 “Science 文”,最后从“Science 文” 再到 “PNAS 文” 阅读了一圈后,我尝试去理解 “中文报道” 的 “秋冬季流感或能抑制新冠病毒” 这一结论的由来。

“中文报道” 的作者先是在网页上读到了 “Science 文”,然后粗略地看了一下 “JAMA 文”,从中拿出了一些数据,可能(不是必需)也粗略地读了 “PNAS 文”,把不同来源的信息整合到一起,发表了一篇既不严谨也不正确但却足够能吸引眼球的科学新闻,而且还在各大门户网站转载。

但这篇 “中文报道” 的信息是错误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科学证据表明流感病毒感染能降低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期待新冠疫情在即将到来的流感季里得到抑制,只是没有科学证据的一厢情愿。如果有人信了这篇文章的信息而让自己暴露在流感里,所得到的结果可能远非所愿。

需要一提的是,新冠病毒的受体 ACE2 是一个干扰素诱导的基因,它在呼吸道上皮细胞中的表达会因为一些其他呼吸道病毒的感染而提高 [4]。当然,这一信息并不能说明流感病毒的感染就会增加新冠病毒的感染风险,病原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就流感和新冠病毒的关系而言,目前开展的流行病学的研究的样本量都相对较小(包括“JAMA 文”),也没有发现显著的相互作用,更大规模的流行病学数据的研究会对这个问题给出更加信服的结论。

新冠肺炎是百姓非常关心的问题,相关的新闻报道会影响到公众的认知和判断,错误的信息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作为媒体,我们需要事实核查和严谨的态度,去对待自己的每一篇报道。期待我们的科学传播更严谨一些,减少中文世界里类似“流感或能抑制新冠病毒传播” 的虚假信息。
 
参考链接
1. 有关该中文报道的三个链接:
新浪科技:https://tech.sina.com.cn/roll/2020-08-20/doc-iivhvpwy1992652.shtml
澎湃新闻: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805448
科技日报:http://m.stdaily.com/index/kejixinwen/2020-08/19/content_1007541.shtml
2.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8/how-will-covid-19-affect-coming-flu-season-scientists-struggle-clues 
3. David Kim et al.  Rates of Co-infection Between SARS-CoV-2 and Other Respiratory Pathogens. JAMA. 2020;323(20):2085-2086.
4.Sema Nickbakhsh et al. Virus-virus interactions impact the population dynamics of influenza and the common cold.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9 Dec 16;116(52):27142-27150.
5. Ziegle et. al . SARS-CoV-2 receptor ACE2 is an interferon-stimulated gene in human airway epithelial cells and is detected in specific cell.  Cell. 2020 May 28;181(5):1016-1035.
 

 制版编辑 | 皮皮鱼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旅德免疫学学者,业余科普作家。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