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伦纳上天堂-深度-知识分子

布伦纳上天堂

3天前
导读
2019年4月5日,布伦纳模模糊糊地飘入了天堂。


sydney-brenner-9225285-1-402

最近,著名生物学家、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西德尼·布伦纳(Sydney Brenner,1927年1月13日-2019年4月5日)在新加坡去世,终年92岁。


撰文 | 刘海坤(德国国家癌症研究中心终身研究员)

 

  


布伦纳模模糊糊地飘入了天堂。

 

一个天使立在门口,翅膀上为“双螺旋”的纹身。天使笑语盈盈地飞到布伦纳面前:“布伦纳博士,欢迎来到天堂,我们十分期待您的到来。”

 

布伦纳闻言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竟然不是说话累死的,喜的是死后竟然来到天堂。自己在专栏文章里多次打趣上帝他老人家,看来他比自己想象的要宽容多了。

 

刚迈入天堂欢迎大厅,布伦纳马上变得欢乐无比,他的老朋友们都在这儿欢迎他呢,德尔布鲁克和本泽开心地站在一起,佩鲁兹,桑格,雅克布,还有布拉格父子,以及去年才上天的苏斯顿。当然,还有即使在天堂里也光芒万丈的克里克。

 

克里克见到布伦纳,一个箭步冲上来,双臂紧紧拥住布伦纳,洪亮的笑声在天堂的大厅里回响,远处的佩鲁兹和布拉格互相看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西德尼,总算把你盼来了!!”克里克的眼神变得更锐利了。

  布伦纳有点手足无措,“弗朗西斯,很开心能见到你,我是不是需要先注册?”

 

“当然,来,我给你引荐一下上帝”

 

这时一个小个子男人慢慢走到布伦纳面前:“欢迎您来到天堂,布伦纳先生,我是上帝。”

 

布伦纳惊呆了,这人简直和自己当年在专栏文章里描写的一模一样, 脏兮兮的工作服里装了一把大大的剪刀,上面赫然刻着CRISPR/CAS250字样。不过他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上帝故意在捉弄他。

 

还没等布伦纳跟上帝打完招呼,克里克一把将布伦纳拽到一边:“西德尼,快跟我说说,下面怎么样了?他们搞懂意识了吗?”


“弗朗西斯,很不幸,我觉得意识的研究还处在屎坑里。”


“哎呀,科赫这小子怎么搞的,看来是个光说不练的假把式。” 克里克摇着头说。


“不过我觉得没关系,弗朗西斯,中国人的脑计划很快就开始了,你知道的,中国人计划做什么,就一定能成功,所以意识是什么应该很快就不是个问题了。到时我们把饶毅叫上来一问便知。不过,你在上面这么久,也没问问上帝?”布伦纳反问克里克。

 

 “我没有问,每个人上来只许问一个问题,我….我当时没敢问意识的问题,怕上帝笑话我幼稚。”克里克竟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问了什么?” 布伦纳满脸好奇的问克里克。


克里克变得有些支支吾吾,“哎,别说了,我回头告诉你,你现在可以去问你的问题了,要不你去问问上帝,意识的本质是什么?”

 

布伦纳心头掠过一丝不满,心想你走了以后,我好歹在下面混的也是名声大噪,幽默和智慧兼具,怎么可能问这个你都怕幼稚的问题。

 

“布伦纳先生,您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问完了你们就可以开始您的欢迎晚宴了,您知道吗,为了今天,费曼先生已经和爱因斯坦学了一周的小提琴了。”上帝摸着口袋里的大剪刀,笑着问布伦纳。

 

这时大厅里一片寂静,大家都想听听号称智趣兼备的布伦纳想问什么问题。

 

“上帝先生,为什么是我,不是吉姆?“ 布伦纳慢悠悠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人群里一阵嘈杂。克里克听到这个问题开始有些失望,不过他显然也很好奇答案是什么,他转身望着上帝。

 

上帝狡黠的笑了笑,“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布伦纳先生。“

 

“沃森先生是个好的聊天对象,这里这么多聪明人,他肯定削尖了脑袋也想上来。最近的那次车祸本来是绝佳的机会请他来,可是我又担心富兰克林博士和她的朋友们不开心,就没请他来。你知道,下面的一切运动都会对天堂造成影响。而我又被克里克天天缠得太烦了,你看看这些天使翅膀的纹身就知道了。后来我想下面最能风趣的长时间扯淡的就剩您了。”上帝一边说,一边瞟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克里克。

 

barnett1

1986年7月30日,克里克与布伦纳在剑桥的MRC实验室。图片来源: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ies. Library reference no. SB/8/3/23.


“那吉姆还能来吗?”布伦纳焦急地问,克里克也用疑问的眼神望着上帝。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布伦纳先生。” 说着,上帝大笑着拿起剪刀,往大厅后面的工棚走去。

 

这时,一丝若有若无的小提琴从飘渺处传来,布伦纳不觉感到一丝恍惚,一时辨不清发生的一切是真是幻。

 

注1: 生物学界智者西德尼·布伦纳2019年清明仙逝,生命科学界学者都很感慨。布伦纳对生命科学很多方面的进展都曾有巨大影响。布伦纳本人也十分风趣,他在《当代生物学》杂志的专栏经常令人读来忍俊不禁。他曾经写过一篇遐想克里克面见上帝的小文,这里笔者模仿其风格及创意,凑成一篇简陋的短文,以表达笔者对布伦纳的缅怀之意。

注2:  这篇文章隐藏了很多小典故,笔者不再一一列出,留给科学爱好者去考据。克里克,沃森,布伦纳这一代人经历了分子生物学的黄金时代,有很多动人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对于了解整个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过程和科学思想的演进很有启迪。

注3: 科赫是与克里克长期合作研究意识的神经科学家Christof Koch。 吉姆是James (Jim) Watson 的简称。


参与讨论
0 条评论
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
德国癌症研究中心研究员
订阅Newsletter

我们会定期将电子期刊发送到您的邮箱

GO